文博动态

文博动态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文博动态 - 正文
中国文保社会组织现状什么样?
发布时间 : 2017-08-17 12:54:00
导读

他们数量不多,却是了中国文物保护的生力军,有的虽然做贡献了很多,至今却有名无分,但仍然坚持着无偿的贡献者自己的力量,这样的队伍

    他们数量不多,却是了中国文物保护的生力军,有的虽然做贡献了很多,至今却“有名无分”,但仍然坚持着无偿的贡献者自己的力量,这样的队伍还越来越多,他们希望被人关注,迫切希望有着话语权。

 

在8月11日举行的“第二届社会力量参与文物保护论坛”上,从国家管理部门负责人、政策研究者、行业媒体人到文保社会组织负责人、再到一线的文保志愿者等几个层面不同领域100多名文保人士一起探讨了文保社会组织的发展问题。通过不同层面代表从各自角度的发言与讨论中,我们看到了一些中国文保组织的发展现状问题。虽然他们不能代表全部,却能反映了关于文保社会组织部分的问题。

 

 

文保社会组织的现状数据

 
 
 

 

在当天论坛主旨发言中,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秘书长詹长法公布了一批统计数据,从中可以看到我们文保形势面临着文保压力大、文保力量不足而社会组织又数量不多的问题。

 

文保社会组织数量统计。在民政部登记2300多个全国性社会组织中,文化社团组织和社会服务机构分别仅占这两类社会组织总数的12.4%和4.9%,也就是5%,其中以文化遗产保护、研究和传播为主要宗旨的只有百余个;截至2017年,在全国6000多家基金会中,文化遗产领域的基金会只有48家,其中文物保护类12家,博物馆类6家。

 

文保压力和文保力量统计。不可移动文物760000多处,其中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仅约4700多处,然而,到2016年的数据,在全国约14万文物从业者中,除占总人数一半以上(56.7%)的博物馆从业人员当中,全国重点文物保护管理机构从业人员有37800多人,仅约占文物从业人员总数的25.5%。这意味着,数量占绝大比重的低级别及未定级不可移动文物的保护和监管力量十分薄弱。在可移动文物保护领域,我国拥有可移动文物藏品约4000多万件,但仅有近5000家博物馆,其中非国有博物馆仅约1200家,更有大量民间收藏文物。

 

也正是因为我国现有文物资源的保护状况,以及文物保护中政府投入与社会参与对比的现状,詹长法秘书长谈到,“在文物保护领域,社会组织既有积极参与的必要性,也有广泛参与的发展空间。

 

 

 

 

 

需要拓展外延的社会组织定义

 
 
 

 

笔者注意到,在上文公布的文保社会组织的统计数据中,只统计“社会团体、基金会和社会服务机构”三个方面。这个定义与当天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基金会管理处副处长沈东亮从官方定义的角度提到的“社会组织”的定义是一样的。

 

而中国人民大学文化遗产法研究所所长王云霞在发言中,从研究者的角度提到这个范围太狭窄,她说:“从事实角度讲,现在中国社会有大量没有经过登记的已经在从事,而且关注文物保护的草根组织,我们不能叫他们是非法组织,我们不能说他们不是组织,他们事实上是以自愿的形式,以公益这样一种形式来从事这样一些活动,他们在中国文物保护领域里面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我们应该给他们一席之地。”

 

而在当天的论坛中,就有一些这样的组织,他们并没有官方的身份,但他们已经存在了很多年,并在文保一线做出了很多贡献。因为他们并不符合官方的注册要求,所以也没有官方的统计数据中。

 

 

 

 

亟待认可的身份和规范的管理

 
 
 

 

这也是在论坛当天几个文保社会组织都谈到一个身份的问题,因为相关管理规定的缺乏,文保社会组织的构成、运作方式、募捐方式一直没有一个统一的方式和途径,也导致了在推进文保项目时经常会遇到身份尴尬的问题。

 

此外,正如中国文保基金会理事长励小捷在发言中提到的,我们社会组织自身大部分又规模小、影响弱、存在一些管理规范财务不公开、机构不健全等等问题,这也减弱了文保社会组织的发展。

 

 

文保社会组织

亟待发声、渴望关注

 
 
 

 

在论坛最后的自由讨论环节,出现“意想不到的火爆”场面。十多名代表在自由讨论现场排起了长队,都迫不及待的想要上台发言。因为想要发言的人数太多,会务组不得不临时缩短了发言者的时间,以便大家都能发表自己的观点。而发言讨论的代表中,既有一线的文保员,也有社会组织的负责人;而发言中有谈及工作中的困难,也有现场谈及具体案例中的困境、希望能给予更多的关注。从会场热烈的讨论发言场面,也让大家能够深刻的能感受到:中国很多文保社会组织十分渴望有更多的场合和发声途径、渴望得到更多关注。

 

 

 

 排队等待发言的参会代表

 

从论坛当天的与会代表进行的案列分享中,我们能看到有召集10万众保护古村落的大组织团体、也有国际合作的文物保护项目、也有针对一栋民居保护的小项目。无论大小,都可以看出,他们已经遍地开花,分布全国,并已结出累累硕果,为文物保护提供了很大的帮助和贡献。

 

正如研讨会的主题一样,这几年国家从政策、法规上对文物保护都给予了更多的支持,在管理上给予了更多的发展空间,对于社会组织的管理也越来越开放。形势变好了,文保社会组织的发展环境也变好了。尤其是以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和各地的文保组织的带领下,已经取得了很多成绩,像“长城保护”、“拯救老屋行动”等项目在全国形成了很大的影响力;北京慈善义工联等地方单位在文物保护方面也做了很多工作。在新形式下,各地的文保社会组织会不断的增多。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作为适时组织这场论坛,为社会文保组织该如何创新和发展,提供了很好的平台。

 

 

 

在一家社会组织代表在以“打开”为主题在研讨发言中所说:“我们把老屋修复后打‘开’,原本私人的住宅开放空间成为了大家可以去参观和游览的地方,另外也意味着一种开放,开放的不仅是空间,更多是一种态度和一种想法和一些理念的开放。”只有管理部门能以更开放的态度去接纳这些社会组织,社会组织以更开放的姿态去吸收新方法了理念不断完善自己,才能不断的完善。

 

文保社会组织会越来越多,但它真正发展成熟的最终结果应该是组织数量越来越少、规模越来越大、功能和管理越完善。我们也期待第二届、第三届论坛能够看到文保社会组织不断走向成熟。

 

本文源自:在线文博